CHARACTERS光華人

牛津大學丨2019屆校友 陳祎荃

發布時間:2020-01-10 16:08

光華2019屆畢業生

收獲牛津大學、帝國理工學院、多倫多大學offer


2019年1月,正值牛劍放榜季,在牛津向中國高中發放的94封預錄取通知書中,光華憑借9份預錄取通知書繼續領先,來自A2年級的長沙女孩陳祎荃就在其中。陽春4月,陳祎荃接受了光華校友會(GHAA)的采訪。電話那頭,她笑聲明朗,操著一口獨具個人特色的長沙“塑料”普通話,和我們分享了她的光華求學生活。


狀況百出的牛津面試


話題從面試開始聊起,“收到牛津給我發的錄取信,第一反應是有點懵,我可能是拿到牛津錄取信里面最‘隨意’的一個。”陳祎荃形容自己有些“粗心、神經大條”,笑稱自己并不是“學術大佬”,這也導致了牛津面試的一波三折:雖然已經提前一天到達學校,但由于沒有查看自己的面試時間,參加完學術會議后準備回寢室的她,被同伴提醒后才發現第一場面試已經開始了;第二場面的是無機化學,自己復習的卻是有機化學;最后一場加試也是臨時被通知……聽下來陳祎荃的面試經歷,的確用“驚險”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。


陳祎荃說,自己一共面試了4場,每場面試大概在15-20分鐘,題目由兩位教授當場宣讀,要求面試者口述作答,可以借助草稿紙演示解題思路。“題目難度肯定是超出ALEVEL的難度的,教授們有的和藹,有的嚴肅,遇到卡殼時他們會給你提示,在那樣的環境下也十分考驗心理抗壓能力。”陳祎荃坦言,自己有一場發揮得也不算好,“卡殼的幾秒仿佛度過了一個世紀,面試完感覺自己只能聽天由命了。”


 #沉迷化學實驗的小陳# 



漫長的申請季是一場持久的心理戰,在焦灼地等待牛津offer前,陳祎荃也有過失去方向的時刻。“本來自己的預期院校是帝國理工,但面試時只有杜倫的offer,這場面試必須背水一戰。”回想自己被牛津錄取的原因,陳祎荃想分享給學弟學妹兩點。第一是要擺正心態,對自己的答案要自信;第二是可以多做一些對應專業歷年來的面試題,進行模擬面試。


在星空與大地之間


陳祎荃看似有些“迷糊”,實則十分有主見和想法。來到光華劍橋前,陳祎荃就讀于長沙“四大名校”之一——雅禮中學下設的初中部,中考成績為6A*的她,本可以入讀長沙最好的高中。與光華劍橋結緣源于父親朋友的推薦,中考后,陳祎荃在父母的陪伴下參加了光華的入學考試,也是這次上海之行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。




“面試的時候,老師告訴我們ALEVEL課程可以申請牛津、劍橋、帝國理工等名校,當時我覺得這些大學離我好遙遠,我想的最多是北大清華、交大、復旦,但我也意識到,光華帶來的圈子肯定會是我在長沙不會接觸到的,會提供一種不同的視角與見識。可能我要離開父母,突然三個月才能回一次家,離開熟悉的朋友,去往陌生的環境,但這些是我在此階段必須舍棄的東西。”陳祎荃說自己的父母很開明,家庭氛圍自由而民主,在這樣人生交叉路口的決定上,父母往往會讓她自己決定。和父母表明心意后,陳祎荃決定入讀光華劍橋。


在陳祎荃的采訪中,她提到父母一直以來給自己傳遞的觀點是“我們不是為了讓你養老而送你讀書,你要想明白讀書對于你自己的價值是什么”。這個問題一直在陳祎荃的心頭縈繞,而在光華劍橋,充裕的自主安排時間也給了她足夠的思考空間。陳祎荃說,受到一些社會新聞和電影的觸動,自己從小就很關注醫藥產業,而化學里的有機化學和醫學最相關,因此選擇這門學科作為大學專業也成了順理成章的事。



“有的人認為化學學科不穩定,化學人才趨近飽和,在我看來化學學科的魅力在于它連通著各行各業,真實地在構建著這個世界。很多人期望在未來擁有一份高薪的工作,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能為這個世界創造一些我獨有的價值,而目前看來,化學科學最能讓我實現對自己的這種要求。”




從三年前那個離開長沙來上海前總會哭的女孩,到現在自信、堅定的準大學生,陳祎荃說,申請季讓她更加直面自己。“要給這個世界留下些什么”這個想法像在天上繁星,抬一抬頭就能看到,而短期目標像是腳下一個個需要跨過的坎兒。對她來說,一路走來能堅持到現在,頭頂的星空和眼前土地同樣重要。


 #2018年母親節,陳祎荃寫給媽媽的話# 


分享與感謝


陳祎荃說,從普高來到國際高中,起初兩周自己有些不適應全英文授課環境,但好在光華的老師都很nice,“以前的老師總會制造一點距離感,以此維持威嚴,但在光華,老師們對待學術嚴謹認真,但這并不妨礙下課后大家像朋友一樣相處。”亦師亦友的光華老師們讓自己卸下了心理負擔,逐漸放開自己,勇敢表達。她開玩笑說,自己的“雙語”(英語和普通話)都得到了提高。


提到學習,陳祎荃慣常謙虛,還對自己時常因為粗心導致的成績波動有些自責。“學校里高手如云,我只是一顆塵埃。”然而眾所周知,要能申請牛津,學術能力是必不可少的敲門磚。她也和我們分享了自己從初三開始用的方法:#把錯題總結后寫在便利貼上#。“其實我的學習方法挺普遍的:上課認真聽,作業按時完成,注意錯題積累。但我覺得能做到這三點,已經夠了。”


 #2018年,陳祎荃在光華劍橋圣誕晚會上參演劇目《prejudice hotel》,用舞蹈去表達現今對于受害者的譴責與自我反抗。# 



而回憶起在模聯社的兩年時光,陳祎荃特別想感謝一路陪伴自己成長的伙伴。作為模聯社的leader,她和小伙伴們一起想破頭皮把枯燥的學術研討變得有趣,調動社員的積極性;在面臨焦頭爛額的CIE考試之余,準備校內會的背景文件;培訓下一屆的模聯社員,把社團延續下去……陳祎荃說,模聯社的這段經歷中,有掙扎,有困惑,是小伙伴們彼此支持,才堅持了下來。


 #畢業照# 


最近,陳祎荃正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最后的CIE考試,在最終的offer到來前,她還打算去兼職做家教,體驗做老師的感覺,“大家都說我的教學風格應該很風趣幽默,但我特別容易暴躁,遇到教不會的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手(笑)”。陳祎荃就是這樣,真實、可愛,內心對于未來又充滿想法,收到牛津offer,雖然有些“驚險”,但想來也是意料之中了。


搜索

按關鍵字搜索

發布時間介于

E时彩